亦真亦假似虚还实瞎tm写的精神分裂

特别的有趣。总看别人干什么。惊讶惊叹,然后呢?当作偶像人生目标?矢志不渝追求下去的动力?笑了
无聊而浪费生命
我确实佩服,自叹不如,我没有这位的毅力,我没有那位的果决,我没有这位的坚强,我没有那位的聪慧。一个个故事宛若传奇甚至超越传奇,确实啊,或天才式耀眼,或奇遇式成功,或奋斗式踏实,或放浪式不羁。然而于我何干?何干?强摁他人喝下清爽井水,又是否知其体寒需温暖静养?
无言。

也许我是错的?亦不顾。谁人言我对错,有何资格。未来先知有谁百分百肯定那预言?便是完全地确信,断言我之人生于我何干。我既不信你之信仰,言辞于我何益何弊。
唯走过才能完全知晓。不确就是不确,过虑费脑。况且到那一天,观念不同看法不同,我或许还如今日,肆笑伴歌嘶哑力竭亦不停歇。
狂,是一辈子的事情,你掩不住的,总去隐藏掩盖,爆炸要么吞噬你,要么毁灭世界

             另
我猜,在大彻大悟和懵懵懂懂间,有一个空虚的地带。四处游荡行尸走肉机械麻木。懵懵懂懂与空虚间是个大跨度,空虚与大彻大悟间也定是只深不浅的鸿沟吧。但是懵懂与彻悟是断裂的么?我猜那是一根弯曲的吸管,首尾相连,钢珠在其中滚来滚去,却始终走不出来。要想走出来,我大概是要制作一把刀的
可是不愿去做。这样发自内心的抵触应该不是懒吧,虽说也不曾做过太多的未雨绸缪。
总是向前人请教传授。怕什么弯路啊。哪怕疲乏,困顿,骨折,断臂,截肢,五感丧尽,自己脚下的路必定是最有趣的。口口声声说要去刻骨铭心必会刻骨铭心,弯路都刻意避开么。
头破血流哪里有开膛破肚血淋淋呈在眼前来得真实冲击印象深刻。不过三寸的柔软,我是不信它能承载那样的厚重的,甚至哪怕是看似不足道的一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