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假似虚还实瞎tm写的精神分裂

就这样及肩的短发,被最近几天的风吹得略显凌乱,积极参加着各种聚会活动而又不多说话,爱好滑板的大一新生,甚至将第一次交给了认识不足三个月的大二直系学长。这样的女生真的酷。或许她还带着学习好、颜值高、特立独行等等的标签。

虽然我没有权利去评论任何人的生活。

可我觉得她也就仅限于酷了。

巧合:

秋风肆

恰阅《湖心亭看雪》
         
          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余舟一芥
      
         《与朱元思书》
         
          负势竞上,互相轩邈
          泠泠作响
          嘤嘤成韵

耳闻《小时候》

                                美好不过如此。

火大概的确是纯粹的,能灼去杂质污秽的。

搬个小凳,坐在篝火前,虽着厚衣,前胸亦是被热浪烘得滚烫,后背亦是被夜风穿透,好在与起伏的热气中和,只有偶尔钻入骨缝的阴冷会激出一个哆嗦。再稍靠近,是一种烘烤的感觉,还到不了炙烤的地步。翻滚的热气不至令人瞬间呲牙,却是缓慢而坚定的涌来,仿佛要蒸干你体内的水份毛孔大开,汗丝丝缕缕的钻出,贴身的衬衣略潮了。突然一阵夜风从身后袭来吹散了面前的热,同时几缕冰冷延毛孔钻入。猛的一激灵,同时意识到冰冷的风清爽了头脑,中和了温暖。

可惜了,篝火纯度不够。

颓然到滥情

把写得满满的一长篇从中间撕开叠放再撕开,真是畅快,揉成团总觉有些弱势、挫败,唯有撕裂的呲啦声才是酣畅的,仿佛自己亦能将这满腔的情绪同样潇洒的扯断。

竟成了薄情书生

穷与酸的恶性循环并加剧

真伪无解遑论虚实

腐烂的手臂抗拒着下沉,疯癫地试图捕住萤火
只为微乎至不计的转瞬忘忧欢愉,即便加速腐败亦视之不见

一世。
如果知道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勇敢,结局基本已有了定数,是不过那样罢了的尾声

你还会做么

一点点躲到世界也寻不见的角落里去,呆呆的看时间一秒一秒,坚定的地不疾不徐地踱着方步,也期待它能侧头望来的,哪怕不经意地冷漠一瞥。直到枯燥倦得合眼,落空的心如期黯淡下去。

起码在这一秒钟,对这次重逢,我的心里没有半点波澜

好久不水。懒癌。
然而验证了我的预言。
不是深爱必分啊,没想到这么快

gg
一时感慨不已

毒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