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假似虚还实瞎tm写的精神分裂

独飨?
好久不曾手写歌词了

泪弄花的墨笔怕是掩不住的

虚妄作。活成膏肓。

情衷到底存不存在错付。
朝夕欢愉亦是双向的啊。
或许不切身体会便无感?
也或许我太乐观了。
大抵还是比较能容的,
可惜“大将”之称从过去某时起便已不符了吧。

插旗插旗插旗
立flag立flag立flag
呵呵
开始质疑自己
所谓信条底线比之
自我催眠、自我麻醉,
由谁来界定

跑远一些,
虽然不知什么时候会被赶上捉住
狠摔进泥泞
趁现在
陷进去
连同脖子以上
陷进去
窒息的快感
濒死的亢奋

想笑到死
自嘲是停不下来的

少女情怀、少年心事、

青春的气息
气息,一呼一吸间都流淌着的青春

垂暮,朽,枯,瘪,丑,皱,混浊,蹒跚,
头晕目眩,老眼昏花,耳聋眼瞎
恶心反胃,哭,黏液,呼吸不畅,咳嗽
思考困难,反应迟钝

哇,像广告

可是生死轮回间两个极端的对比太醉人了,无可救药,瞬间的沧桑与渺小

好像有一篇迟迟不愿动笔的
先记下这笔账Σ(|||▽||| )

最可悲的是你的才华撑不起你的脑洞

毛病

在这些,被钦定的所谓邂逅圣地:列车上,图书馆长椅上诸如此类。看的太多,即便心中知其虚妄过头亦抱着丝丝期待,然后就染上了坏毛病。总是妄图从细微出发,从她的只言片语,通话时的称呼与语气,看书的名字、种类,阅读的认真程度,甚至是轻拢耳边发丝是用哪根手指,腕上的翠玉镯子或是素白无饰,手的骨节分明,指甲是否精心装饰,有时还要看双腿交叉的姿势,哪条腿交在上方,乃至鞋的款式,与裤子衣服发型是否合称得体。然后闭目组合,企图构造出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陌生人。
坏毛病啊。
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徒费精力。
但是就是无法抗拒啊。她将书签轻柔插入书页,合拢封面后那释负的轻叹气,听音乐久了,在车窗外阳光奔洒穿越树荫斑驳照在前座上时,忽地调皮伸展手臂阻断光路认淡金色光辉在洁白的小臂上打转。
皆为惊鸿之美。瞬间征服我的美。于是妄图更多交集,不断的脑补想象恨不得出生至今读过的所有侦探推理小说主人公的敏锐于此刻集结我身能让我看见她的一段不短的人生。
虽然明知道,只有这一路,短短四十几分的缘分。这样对经历他人人生的渴望,对挖掘其性格的欲求,真是太危险了。不是很明确的危机,但想到继续这样的话,便莫名的压抑。第六感?大概是的。

哦,这次的她,阅读的是《消失的爱人》。

一直以来竟是在舍本逐末,真是可笑

半遮半掩

月是迷蒙月
雨是陌情雨
人是负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