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假似虚还实瞎tm写的精神分裂

清晨七点。挂着“天下草原”牌子的观光景区依然冷清。青郁草间,三根木头拼成的简陋的门上缠着白色薄纱不时地随风飘动。门正对着的观礼座位也仅是四列二十余长方的干草垛。白衣男人坐在离门最远的角落位置,黑衣女人跨坐在他身上,双臂搭在他肩上,青丝飞扬。女人娇笑着,歪头捋顺了发。盯着男人同样温柔的面庞,两人安静地对座着,没说上半句话。便是如此,一路趟草而来被露水打湿的鞋袜也舒适了许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