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假似虚还实瞎tm写的精神分裂

从那时起,宛若蛛丝一般密密麻麻的渗透下来,沿着石缝向山洞里延伸。一直在跑,越跑越深,越深越黑,越黑的地方蛛网越密集。从开始的奔跑,到弯腰,到匍匐,不知道是何时这样严重了?这样密集了?窒息压抑,却不敢爆发。或许用力的一拳深陷白色粘稠难以拔出。或许更怕的是软绵绵不受力用尽力气的一拳砸在空处的失落和恐惧。然后只能压迫自己。一点点将愤怒惧怕畏缩压实,一摞黑色硬块满满塞在胸腔,每次溢到嗓眼便百倍千倍地再加大密度狠狠塞回胸口。满满的肿胀。
千万不要这般,被不知何时起的,隐晦的悔覆盖通路。一旦渗透了,便是不可逆。默默等待被埋没在山腹里的孤寂真是难以言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