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假似虚还实瞎tm写的精神分裂

从公寓出门去主楼
门厅外-准确的说是门斗处,一哥们大概是取外卖,在大敞的门边躲着,好似在躲风寒。然而下午上过体育课的我记得很清楚,4、5点的时候只是天色略显黯淡,八成不是阴天而是远谈不及肆虐的雾霾,整体天气爽朗,正是这座城市瞬时仲春的表现之一 / 前天穿着棉裤,今日就热到你穿薄衬衣。
然后走出大门。下一刻我知道他在躲的不是风寒。只有风,带着雨前的湿润和雨后泥土腥,尽管并不曾降水。平地起风,风势瞬间达到顶点,正正的迎面而来,好似只要抬脚便会被吹倒。两旁的树枝竭力的抖动着,连带着半人高的还未从冬日醒来、枯着的灌木丛转着圈的颤抖。本想仔细听听,看看有什么新颖的拟声词可用,结果听来听去都是高大树木低沉的“呼呼”和未曾泛绿的枝条相互撞击时“嘶啦啦”。
用力举起手,不正向上而是斜45',本就没装几本书的包被吹得更显轻飘。但整个人处于极度放松状态,即便过强的风不仅将枯枝叶、废纸吹得打旋更是扬起浓厚的土尘拍在脸上。伸展双臂抬头望天。
天是雾霾天。月是朦胧月。风是尘土风。人是……啧再议再议。
这样的风带给了我惬意的满足与不满足。满足于强力但不含风雪吹面割脸的不适,不满足于整月来竟只有一晚骤风取悦了整个身心。

活的越来越浮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