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假似虚还实瞎tm写的精神分裂

情衷到底存不存在错付。
朝夕欢愉亦是双向的啊。
或许不切身体会便无感?
也或许我太乐观了。
大抵还是比较能容的,
可惜“大将”之称从过去某时起便已不符了吧。

插旗插旗插旗
立flag立flag立flag
呵呵
开始质疑自己
所谓信条底线比之
自我催眠、自我麻醉,
由谁来界定

跑远一些,
虽然不知什么时候会被赶上捉住
狠摔进泥泞
趁现在
陷进去
连同脖子以上
陷进去
窒息的快感
濒死的亢奋

评论